小说网为您找到"

仙鸿路

"相关结果61条
请点击左上角

原网页

链接访问原网页

银发太子的异能妃

银发太子的异能妃她是狡黠腹黑有千颜之称的鬼医,亦是天下第一杀手组织歃血阁阁主。   他是矜贵优雅、权倾朝野的离王。   他是风华绝代、阴冷邪魅的北辰漠帝。   初次见面,他身受重伤,她为救他献出初吻。   而他将她当
/7rar/6fhxh2.html

傲剑帝尊

傲剑帝尊阴森森的地下暗室,眼前的除了黑还是黑! 看着身边静静躺着的美男子,寒飞雪忽然胆从中起,不就是一个死人吗,摸一摸不会死的对不对? 只是,这一个男人的皮肤这么好,让女人该怎么活啊? 却不想,收回手的刹那,
/x3xr/z0d4xg.html

田园果香:误惹腹黑相公

田园果香:误惹腹黑相公做了一世任人拿捏的软柿子,却没换回别人的真心相待。 重生回来,面对曾经的渣男丈夫,面对那些极品亲戚……这一世的林双要对他们说“不”! 带着包子又如何?有一世的经验,远瞻的眼光,即使荒地也能变废为宝,靠
/gckm/0cadce.html

庶女谋略

庶女谋略一只喝水都胖的谐星在娱乐圈摸滚打爬十数年,终于混了个“女主”的戏,自个儿杀青了,可是电影还未杀青,她就因为身体不负重荷,香消玉损了! 再睁眼,她成了一笑倾城再笑倾国的美人儿,是这个异世为之而存在的主角
/bb0v/bw3twb.html

绝色保镖:龙少的小娇妻

绝色保镖:龙少的小娇妻爱笑是一个起点小说迷,特迷随身空间文,当有一天,爱笑莫名其妙的得到了一个可以升级,会爆物品的系统,爱笑的人生将会怎样?……   新文末世之灯焚造吉亲们有空去看看^^^^^^
/oseh/w8k8pt.html

棺材村

棺材村A市的人都知道陆家少爷气宇轩昂,清冷矜贵,犹如高岭之花,是众多少女趋之若鹜想要攀附的权贵之后。 可是只有苏雨筠清楚,淡漠疏离,清冷桀骜那全是假象,这个男人其实最腹黑毒舌无下限。 没有人会知道,清冷妖孽
/nv9y/t2t6ij.html

无量

无量无人愿意嫁给残暴嗜血的人,哪怕他是一国之主。 一场和亲,世人皆知的白痴柳相府三小姐替尊贵的公主代嫁。 平凡的相貌下实则是绝世容颜,看似普通实则是杀手之主。 从此被暴君纠缠,踏上一段危机四伏的旅途。 她
/c0pq/fu6twp.html

绝色王妃:倾尽天下只为你

绝色王妃:倾尽天下只为你【一句话简介】痴傻弃女变女霸王,虐你没话说! ** 她是女霸王,心狠手辣,却被自己一手护大的妹妹背叛,魂归异世。 她是燕家三小姐,痴傻怯懦,孤煞之命,被家族驱逐遗弃致死。 再次睁眼,灵魂变换,女霸王成
/nukz/v5kppp.html

快穿:BOSS,有种和我斗!

快穿:BOSS,有种和我斗!“上官菲菲,给我滚出来!” 响亮又傲慢的冷喝声仿如一声惊雷,在宴会上近百人的上空中轰炸! 人影随声而至,门口出现一男一女。高大挺拔的身姿,旁边携带一名性感的女伴,两人亲昵的手挽手臂,踏着优雅的步伐走来
/q77q/qbabzi.html

奋斗的小青春

奋斗的小青春韩淑君在十五六岁时父母先后因病辞世,她被叔父韩清豪(韩庄庄主)和堂兄韩明俊接走,客栈中遇刑部尚书王仁之子王超欺负,被恒州刺史孙蝉的两位公子孙文龙、孙文豹所救,短暂相遇后分开,三年后,三人再一次相遇,韩
/favc/52pnse.html

我家暴君最长情

我家暴君最长情盲剑客、寒枪、流沙剑、天子剑客、磨刀石、狼崽子、老蛇...各个高手频出的江湖,为了独步武林、还是有其他阴谋? 无情刀,霸王枪,轰天锤,疾风靴、南方鼓、饮血刀...被雪藏已久的十大名器,拿出一个便能引起
/4bn7/yq5w6j.html

无赖重生:男神,别闹

无赖重生:男神,别闹【宅斗/甜宠】 大婚之夜被送入他人房间,这才知道自己一心爱着的夫君已经和表妹暗结珠胎,和自己在一起只是为了舅舅手中的兵权!——重生归来,逆天改命,左晗玥再也不要重蹈覆辙,觊觎爵位的二奶奶,蓄意陷害的嫡
/1mw4/hzsza3.html

本王的狂妄毒妃

本王的狂妄毒妃吃得好睡得好活得好的美女张小花,一睁眼成了古代农家又穷又胖又蠢的丑丫头! 幸好有彪悍的系统在手! 于是,张小花带来了未来牛掰的科技,带来了未来美人的技术,带来了席卷整个古代的艺术,带来了…… 系统,为
/gdq9/zdwyoq.html

王爷求你休了我之妃常闹腾

王爷求你休了我之妃常闹腾最残忍的,不是她早已葬身于那场海难,而是她还活着。还好好的活着,还好好的活着并且已经不记得他,并且已经跟别的男人有了女儿,而且那个男人还是他的...... *** 十八岁爱上他,二十岁嫁给他,二十一岁
/upd0/wewryx.html

歌王

歌王【宠虐结合】一声枪响,鲜血四溅。他单手握枪,气息森寒地警告:“往后还有谁敢拆散我们,这便是下场。” 次日头条,刊登他残忍弑兄的新闻。 她骇然质问:“为什么要杀人?”他轻拭手枪,语意淡淡:“我这是杀鸡。
/lo0w/hobvwd.html